中国股灾惊爆两大黑手

所属栏目:Y生活汇 2020-06-15 16:10:00 来源于:http://www.xpj87333.com
中国股灾惊爆两大黑手

震惊全球的中国股灾,除了外资炒作期指引起的效应外,幕后另有两只黑手来头很大,其中,最劲爆的是扯出阿里巴巴马云,此外还隐藏了太子党兴风作浪的阴谋论……

技术黑手  扯出阿里巴巴马云

在中国证监会大动作约谈总部位于浙江杭州、阿里巴巴老闆马云是大股东的恆生电子之前,少有人知道,这家低调的公司,竟是这次惊动全球的中国股灾震央。

恆生电子是中国领先的金融软体和网路服务供应商,它开发出一款方便私募基金管理资产的系统,称之为 HOMS(HUNDSUN,OMS,恆生订单管理系统)。这套系统有两个独特的功能很受用户欢迎,一是可以将私募基金管理的资产分开,交由不同的交易员管理,并可藉以评价不同交易员的表现。此外,HOMS 系统还有风控机制,可以透过系统进行指令管理,要求交易员只能在一定的价格範围内买特定的股票。

后来,这些功能被一些地下配资公司(即丙种垫款)注意到,他们发现,使用 HOMS 系统既可以灵活分仓,也可以方便对融资客户实行风控,这就将以前手动的操作过程自动化了。

HOMS 系统超强大
突破证监会监管,场外配资玩过火

之后,随着政府鼓励网路金融创新,一些 P2P(个人借贷)公司也发现 HOMS 系统在风控上的优势,纷纷加入了配资业,形成了一大批场外配资公司,并实际上突破了中国证监会的监管。譬如,外资可以透过 HOMS 系统进入股市,完全不需要什幺身分证、户口名簿,监管层都不知道谁卖的;最可怕的是,实际上 HOMS 系统实现了一整套券商系统,也就是说最顶层的国营券商只是个介面,任何人都可以自己开一个私营的券商,还可以发展下线。于是银行借钱给信託公司,一年收 6% 利息;信託公司批发出来 7 至 9%,配资公司直接给客户 24% 起跳。

系统性风险愈滚愈大
监管层大刀开铡,引爆雪崩抛售潮

其实,中国证监会早就觉得场外配资风险很大,从今年一月就想查,但一直没有出手,除了不让过度的监管扼杀掉民间活力,而且恆生电子是阿里巴巴马云的产业,让证监会很棘手,加上很多场外配资都和像安邦、平安那种后台很硬的城市商业银行合作,岂是证监会能得罪得了的。

后来场外配资的规模愈来愈大,上半年甚至到了 1.4 兆元人民币,如果再不出手,整个银行体系的钱都会透过各种通路流入股市,到时候再治理更加麻烦。于是,监管层终于下决心严查配资,做出了一刀切掉整个 HOMS 系统的决定。结果,在一部分配资当事人得到内线讯息后撤出,讯息流出进一步造成配资的股民、配资公司、恐慌的其他机构、散户形成合力,大量抛售股票。

本来配资的系统,从局部来看非常完美,跌到了平仓线,给客户强制平仓后也是稳赚不赔的,但当整个 HOMS 系统同时抛盘时,会让配资筹码集中的股票跌停,跌停以后就不能抛售了,只能第 2 天继续抛售。由于资金规模过大造成后续跌停,终于触发了更多 1:5 槓桿配资的平仓线,于是所有配资公司都开始平仓了,1:5 槓桿的爆仓以后又继续平仓 1:3 的,最终导致整个股市一路下跌。

最后引发伞形信託和两融平仓,其中伞形信託的槓桿是 1:2 至 1:3 之间,融资融券槓桿是 1:1 到 1:2 之间,配资的强烈抛售已经让很多股票到了伞形信託的平仓线,伞形信託又加入了平仓大军;伞形信託还没平仓完,股票价格又触发了融资融券的平仓线,于是形成了雪崩效应。一时间整个股市所有的机构和散户都在拚命抛售,经常一开盘就跌停板,于是更加没人敢去接盘,机构抛不掉现货,只能透过股指期货对沖风险,股指期货又连累现货下跌,进入恶性循环。

政治阴谋  太子党逼宫大乱斗

中国 7 月初的股市暴跌、暴涨行情,原本包括官方、投资者都把矛头指向了外资放空操控,意图颠覆中国经济;然而,不论是大型券商、超级大户都认为,真正最大的空头就是内资,而且在海捞大笔放空获利的背后,还隐藏了政治权谋。

一位长期负责操作外资 QFII(中国合格境外投资机构)、RQFII(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)的专业经理人透露,在中国台面上合法的外资,由于额度有严格限制,根本没有力量完成如此波澜壮阔的空头大反攻。

多位中国外资基金经理人也认为,称外资是空头主力,这种说法绝对是中国股市下跌的代罪羔羊,道理很简单,股市的多空操控,一定是「凡走过必留下痕迹」,不可能船过水无痕;中国的证券监管单位不可能揪不出「害群之马」,事实上是有难言之隐。

外资成了空袭代罪羔羊
真正最大空头,其实是超大咖内资

从六月底中国股价指数几次惨跌后,股市传出反改革势力藉由作空股市,来反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肃贪行动的传闻甚嚣尘上;甚至有说法直指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、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两大红色家族筹资上兆元人民币放空,这不是单纯的证券多空交锋,而是一场政治博弈!

一家中国大型 A 股基金的操盘手认为,世上没有只涨不跌的股市,上证指数去年 8 月从 2,200 多点,一路冲到今年 6 月 12 日的 5,178 点;短期内的暴涨行情确实为空头猖獗埋下了伏笔;加上习李新政不排斥所谓的金融创新,股指期货的新规则,成了空头在股市的提款机。

这位擅长多空反覆操作来回赚的作手透露,由于放空的门槛低、规定宽鬆,空头的操盘手一般都习惯先作空股指期货,每天都开空单,当日结清赚钱;另外,空头每天在股票现货市场,不计一切成本把上证三百和中证五百等指标股杀到跌停。

这种作空期指、现金买进跌停股再不断杀盘的作法,让许多合法融资与地下丙种资金买下的股票都惨遭断头,创造了空头市场空前的获利。不过,这位基金经理人表示,即使手上有数十亿元人民币筹码的操盘手,也无法单独如此操控,并让指数急转直下。

由于空方势力实在太过强大,而且手上的资金、股票数量之充沛,绝对不是一般投信基金公司或是券商自营部等法人所能企及,更别提散户式的蚂蚁雄兵威力能让多头翻转。他基本上相信,市场传闻的所谓「政治阴谋论」,应该是中国股市空方背后重要的动机之一。

在中国国内的金融市场有「喊水会结冻」的势力,不论是外资、还是中资证券相关业者都心知肚明,只有太子党有这个本事。包括江泽民、曾庆红、李鹏、温家宝、贺国强等政治大家族,透过过往的政治权力与亲人绵密的关係网,实际上也掌控了中国的钱脉。

这次中国股市既快又猛的大空头,从手法与技巧来看,背后应该少不了外资高手出谋划策;不过真正的大金主与黑手,恐怕与太子党组成的既得利益团体脱不了关係。因为在中国,从日常使用的手机行动电话系统、加油、用电,到大型超市、百货公司,都离不开国有企业的範围,而这些大型国企多数都有太子党的影子在里面。

习李体制这场仗输不得
史上头一遭,中国官方对做空头

从江泽民长子江绵恆说起,他靠老爸昔日的权力,可说是「中共太子党第一人」。他曾私下向好友透露,即使未来江家不在政坛呼风唤雨,但透过金脉的建立,江家可以是富可敌国的中国「罗斯柴尔德」家族。至于曾庆红的儿子曾伟,也师法江家「空手套白狼」拿下山东鲁能这家大型国企,一买一卖之间,套利数百亿元人民币。

江曾两大家族在中国不仅曾经权倾一时,现在更被传为率领反习派的太子党,备足银弹与股票,在这波陆股大多头行情时兴风作浪。一位熟悉中国政策的台籍基金经理人认为,空头幕后的黑手实力不容小觑,因为即使中国政府作多,并且宣示要严查空头,但空方势力依旧嚣张,因此要确认谁能够调动如此庞大资源的集团,绝对不难想像。

7 月 10 日,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亲率跨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,调查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线索。熟悉内情的上海证券业者透露,公安部早就锁定几家贸易公司,这些都是太子党旗下假贸易之名,用来洗钱、方便资金出入的管道,被查缉只是证明,作空的势力背景确实不单纯。

这场中国官方与空头对做行情的恶斗,在以往中国股市 20 多年的历史中,可说是绝无仅有。在 7 月初之前,为了遏止空方攻击,降息、降準、限制新公司上市数量、削减证券交易费用、放宽证券公司融资限制、退休金救市等政府政策手段,几乎每日一计都难敌大势下滑。

7 月 6 日开市时的举国紧张气氛,甚至全球都在观察中国 A 股走势。如果跌势持续,事态可能演变成危机,影响中国经济和政局。习李体制在此一仗有输不得的压力;因为输了指数,不只是失了民心,更可能沦为反对势力会利用经济表现不佳作为夺权的藉口。7 月 9、10 两天的大涨行情,并未完全稳定这次多头的气势,因为随着复牌的上市公司增多,还有股指期货到期的压力来临,多空大战仍在未定之天。

相关文章